鉴于我部人员有限,不能满足广大网民的投诉需求,我部决定从6月30日起,除继续办好《我要投诉》栏目外,还启用兄弟网站投诉功能,广大网民可以将你的不平事、冤枉事、诉求事、急办事等分门别类,选取对应投诉网站投诉,我部将协同兄弟网站对你的诉求进行处理。中国创业在线编辑部
当前位置: 主页 > 创业维权 > 草根说事 > 正文

慈利县:寡妇维权,官员喊滚

时间:2018-07-16 22:25来源:原创 作者:编辑部 点击: 分享:
 

   中国创业在线张家界报道  最近,在张家界爆传慈利县零阳镇寡妇维权,而有关部门官员喊“滚”的帖子。
    事情是这样的:
    寡妇叫胡金娥,是慈利县广福桥镇官见村9组的村民,2006年丈夫不幸病故。前不久胡金娥的儿子刘泽平帮一家汽车修配厂做修理工时由于老板安全措施不到位被汽车压死。她找汽修厂讨个说法,当地零阳镇政府的黄部长给她做工作,要她先把孩子安葬后一定帮她处理好这事要。但是,事情没那么简单,当胡金娥把儿子安葬后,去找姓黄的部长,那位部长不但不帮做工作,反而要她“”!她后来找到工伤认定部门,其股长、分管副局长都是要她“”。

    有网友评述:
如果当时来一个停尸闹事,也许事情早就搞好了(有很多实例就是这样解决的)。问题就是胡金娥太相信人民政府,或者是太相信那个披着政府外衣的黄部长了,想不到一个部长也会骗人,而且骗的是一个寡妇。更想不到的是她碰见的都是如覃股长、副局长、镇长这样的一些欺软怕硬的人。这些官老爷,是共产党的官吗?
这几个吃着人民的饭却欺压人民的人,他们的所作所为已经离开一个公务员最起码的道德和素质很远很远了,他们已经站在人民头上开始屙屎了,如果得不到一定的处罚,何以服天下?何以服人心?

    链接

关于慈利县5·21日交通事故及工伤事故致刘泽平死亡事件的

情况汇报

各级领导:

    您们好!

我叫胡金娥,是慈利县广福桥镇官见村9组的村民。我丈夫在2016年因病去世。我夫妇二人生育一子刘泽平,2018年5月21日在百灵汽修厂(也就是重型汽修厂)修理汽车时,被突然发动的汽车重压致死。事故发生后,百灵汽修厂所在地的零阳镇政府黄姓部长一直跟我作工作,要求我尽快将我儿子安葬,当时他承诺,会协调处理我儿子身后的赔偿问题。本着对政府领导的信任,我第一时间安葬了我儿子。后来,慈利县交警队出具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本司机龚涛负全部责任。现在,龚涛因刑事犯罪被公诉到慈利县法院,我提起了附带民事诉讼。

我儿子于2017年4月份到百灵汽修厂从事汽车修理工作,是该厂的老板徐宗军请过去上班的。事故发生的时候,也是在修理汽车。我儿子的死应当属于工亡。而且我儿子的死,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百灵汽修厂的修理厂区不符合安全标准,修车地点就在马路边上,修车时也没有相应的安全警示等标识提醒司机,使得司机忘记车底有人修车并发动汽车起步造成的。跟我儿子一起上班的另外一位修理工佘协松在交警队的调查笔录中,明确承认,我儿子和他一起是帮徐宗军干活,徐宗军是老板。关于工亡的认定,我向工伤认定部门提交了认定申请。在提交申请的过程中,工伤认定部门的覃股长开始一直拒收材料,我的律师提出如果材料不齐全可以补交,请开具材料补交通知,但覃股长就是拒收,以各种理由推辞。为此,我找到他们的副局长反映情况,被他态度恶劣的赶出了办公室,我又找到局长办公室,在局长的关注下,覃股长二话没说就收了材料。覃股长当时还说,我儿子跟徐宗军是合作关系,就是修一辆车,就分一次钱,不一定是劳动关系。第二天,我向覃股长提交了佘协松在交警队的笔录以及之前与我儿子同为徐宗军打工的唐师傅的证明,这些都证明我儿子是徐宗军请去做事的。

徐宗军为了推卸责任,找了佘协松和几个所谓的在他那里修过车的人作证说,我儿子不是他请的,我儿子只是在他那里买配件,修车的钱都是我儿子自己收的,他不收。这些说法,与覃股长的说辞基本是一样的。之前,徐宗军多次找到唐师傅,并以不偿还他500元欠款相要挟,要求唐师傅改证言,说“我儿子只是在他那里做临工,这里做几天那里做几天”。凭着这几份虚假的证言,覃股长二话没说,要求我搞什么劳动关系仲裁,帮助徐宗军拖延时间。我不说别的,只说佘协松的笔录,他在交警队的询问笔录,是事发后第一时间做的,明确承认了徐宗军是老板,他和我儿子只是做事的。而后,在徐宗军请的那个所谓的律师蓄意造假的情况下,又说他和我儿子,只是买徐宗军的配件。对这种,徐宗军明摆着是提的假的证明调查笔录的情况,覃股长认可他们的证据,中止工伤认定,帮他们拖延时间。我请教了律师说,如果对方要拖延时间,我打赢这场官司至少要两年的时间,我这么大年纪身体又不好,根本拖不起。

我想到零阳镇黄部长当时承诺过我,会帮我协调处理赔偿的事,就去找黄部长。到了黄部长办公室,他直接要我滚,都要动手打人了。 到他们镇长办公室,也是叫我走,说会处理让我以后都别去了。后来,我到县信访办反映情况,信访办的同志帮我打电话给镇长,镇长态度恶劣,还说,信访办的同志喜欢管,就要他帮我处理,他没时间。

为了给我儿子的死讨个说法,我一人多次找到徐宗军,他多次找一群社会上的流氓围住我,他的所谓朋友骂我,凶恶至极,要我写以后都不找他了。在搞工亡认定的时候,一些工作人员故意刁难,明显站在对方一边,不知道在背后搞些什么名堂。零阳镇政府的人,当时为了平息事情,骗我把我儿子下葬,过后又不闻不问,讲过的话不算数。我一个死了丈夫的寡妇,一个死了儿子的老母亲,被徐宗军这个人渣威胁欺负,还要被政府的官员欺骗阻拦,这世上还有没有天理。

领导们,我恳求你们,百忙之中抽空,帮帮我这个无依无靠的老人,我没有过分的要求,只要求徐宗军这样的人渣能得到他应有的惩罚。

                                              汇报人:胡金娥
                                                                                               
 2018年7月3日
    更多资讯中国创业在线:慈利县寡妇维权,官员喊滚。

 

 (责任编辑:创业在线)

【打印本页】
免责声明:
    凡本网未标明“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其他形式的文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对本站文章版权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与QQ44380956 QQ1131784366 QQ821741540联系或致信zgcyzx@126.com 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