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文化 > 正文

为九旬老母砍柴—张家界本土诗人覃烨新作

时间:2020-02-23 13:21来源:未知 作者:创业在线 点击: 分享:



觅      干       柴
深山老林木千根,唯独干柴藏得深。
肤破血流浑不怕,披荆斩棘始得“金。
   
     年近九旬的母亲,因近期双眼几乎失明,再也不能去野外捡柴禾了,我回到乡下老家赡养母亲,捡柴就成了家务中的一项要事。
     第一天我手拿柴刀走出家门向深山老林进发,沿途偶遇几位儿时朋友,他们均笑问:你还能捡柴?我自信笑笑:应该能吧!
      到了山林里,折腾很长一段时间没拾得一根干柴,气喘吁吁坐在林木草丛一角,心生闷气,好象干柴木捧在故意躲着我,于是就一个劲的抽起闷烟来……。带我一起捡柴的老乡见状,干脆帮我捡了一捆,我跟在他的后面,扛着他送给的一小捆,吃力的走出深山老林,烦闷的回到家中。
     独自坐在家门口,呆呆凝视着刚扛回家的那捆不足 50来斤的干柴,尘封四十多年捡柴的记忆豁然打开: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七岁时就成了做家务事的主要成员,捡柴是当地男孩家务事中的主要事项。每当天微明就起床走出家门去捡柴,捡柴回到家中,吃上早餐就急匆匆去学校读书。放学后,放下书包又立马去捡柴,捡柴回至家中就生火做全家人的夜饭了,经常是夜晚九.十点钟才吃上晚餐。
     从小学到初中至高中,捡柴,不知行走了多少小路,攀爬了多少座山,穿行了几多深山老林。从开始扛起二十来斤逐渐扛到五十斤到一百多斤,甚至二百来斤,捡出了好多故事,扛出了几许传奇,创造了无数“业绩”。
     那时捡柴,似乎是我们孩提时的“应该”,是一种担当,是一分责任,是一项事业。在捡柴的过程中,时常唱着山歌,儿歌,显得无比的轻忪愉悦,看着自己放在家院捡的堆积如山的柴,心中充满了自豪和无限的希望。
     
(责任编辑:创业在线)

【打印本页】
免责声明:
    凡本网未标明“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其他形式的文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对本站文章版权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与QQ44380956 QQ1131784366 QQ821741540联系或致信zgcyzx@126.com 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分隔线----------------------------